热点新闻
 基金投资回归均衡
 密切关注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
   境外投资被困?增值型资产会
   内地投资者应当如何投资海外
 商业地产供大于求 投资增速呈现
 希望更多中国企业来加投资
   印度塔塔钢铁公司向英国工会
 险资A股“看房”热情不减 “投资
 谁在入主银鸽投资?
 海外投资监管收紧 项目备案核准
公司新闻

海外投资监管收紧 项目备案核准时间或拉长

日期:2016-12-08 14:46作者:admin 点击:
  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中国对外投资总额1459 亿美元,累计同比增速53.3%,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总额。房地产是主要的投资方向,而体育俱乐部投资交易频繁。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12月6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监管部门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市场上传出的消息有了答案,不过相对于市场上的消息,答记者问的措辞较为缓和,但是对外投资加强监管较为明了。相关部门对于海外投资的政策和监管将有所区分,鼓励、支持道路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符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海外投资,而对于酒店、娱乐等领域的投资,至少从短期来看会加强监管。业内人士则提醒,从四部门现有表态来看,未来监管部门对海外并购项目的备案、核准的时间表很可能会拉长,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时,应在项目初期就与监管部门沟通、征求意见,以利于项目的有效推进和防范风险。
  导读
  李俊杰告诉记者,项目的交易对象会很快了解到中国对海外并购项目监管的调整,可能会要求中国企业承担相关风险。此前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收购时,就往往有目标公司提出由中国企业预付“反向分手费”等要求,企业方面要客观评估交易完成的风险。
  对中资“出海”的监管正在强化。
  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12月6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监管部门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受访专家对此表示,从四部门现有表态来看,未来监管部门对海外并购项目的备案、核准的时间表很可能会拉长,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时,应在项目初期就与监管部门沟通并征求意见,以利于项目的有效推进和防范风险。
  或加强海外并购监管
  “11月上旬左右开始,我们一些客户的并购交易交割不了,一些大的国企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陶景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近期很多中国公司并未收到成文的监管新规,但明显感到监管趋于严格。
  此前市场上有消息称,监管层将对六类特殊性质的对外投资业务实施规范监管,除非有相关部门批文,否则原则上不予备案或核准。
  “对照此前市场上的消息,答记者问没有根据‘国有企业’、‘投资金额’等作区分,从行业来看,由‘房地产’扩展到更多行业,但没有提及特别大额对外投资项目和境外上市中资企业退市操作,后续是否会再细化、实际备案工作中尺度的掌握,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副所长李俊杰博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他指出,四部门在答记者问的措辞与此前市场消息相比较为和缓,“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侧重于从企业角度建议,没有明确提出“除非有相关部门批文,否则原则上不予备案或核准”。
  受访专家认为人民币汇率波动是引起监管部门对海外并购关注的主要原因。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年初的6.50附近,一度跌到6.90关口。央行12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外汇储备30516亿美元,环比下降690.57亿美元,连续第五月下滑,为今年1月以来最大单月降幅。
  此外,个别企业或个人利用海外投资非法转移资产也是一大担忧。国家外汇管理局11月29日发布消息称,外汇局将配合境外投资相关管理部门进行真实性合规性审核,打击虚假对外投资行为。
  陶景洲指出,在过去一段时间,通过借助兼并收购合法形式的资金流出现象是存在的。一些中国企业在海外兼并收购的价格存疑,扭曲的价格很难用常理进行解释,它们利用国家政策如“一带一路”及足球发展战略,去做“虎皮”来转移资金和财富,应引起重视。
  中企海外并购或放缓
  四部门在答记者问中特别指出,监管部门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外财经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傅宏宇看来,这或许意味着相关部门对于海外投资的政策和监管将有所区分,鼓励、支持道路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符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海外投资,而对于酒店、娱乐等领域的投资,至少从短期来看会加强监管。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被点名的行业是热钱聚集之所在,本身带有投机成分,敏感性高,其经营内容和范围在当地是否合规存在着较大的法律风险。
  “对于企业而言,投资的监管风险和经营风险较高。并且,酒店、娱乐和体育等服务业在税收、数据和身份验证等方面的处理较为复杂,易于隐蔽和操纵,容易成为洗钱的途径,容易扰乱金融市场秩序。” 傅宏宇说。
  李俊杰告诉记者,从四部门现有表态来看,未来监管部门对海外并购项目的备案、核准的时间表很可能会拉长,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时,应在项目初期就与监管部门沟通、征求意见,以利于项目的有效推进和防范风险。
  他表示,项目的交易对象会很快了解到中国对海外并购项目监管的调整,可能会要求中国企业承担相关风险。此前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收购时,就往往有目标公司提出由中国企业预付“反向分手费”等要求,企业方面要客观评估交易完成的风险。
  “对于已达成交易意向的企业而言,根据股权购买协议规定的不同,由于政府行为无法完成交割的,或许会被视为不可抗力,或许不是不可抗力因而要承担违约责任,或许还需要支付毁约的罚金。这需要根据具体的合同规定来判断。” 陶景洲说,收紧监管意味着交割的不确定性增加,中国企业在海外兼并收购的“批准溢价”将进一步提高。
  中国已成为当前全球并购热潮的主力军。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9月,中国企业共实施海外并购项目521个,实际交易金额674.4亿美元,涉及67个国家和地区的18行业大类,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的并购金额。
  当前,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驱动因素较多。分析认为,由于海外资产价格相对较低,中国企业希望通过海外兼并收购增加投资组合。
  在陶景洲看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将因监管加强而放缓,除非企业有其它的海外融资渠道。而监管相关的细则应该尽快透明化,减少市场的猜测。
版权所有:冠均投资有限公司